›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蘋果基金 Next Digital
香港  台灣 
2006年12月24日

星期天休息:要普天同慶的聖誕,不要「政治正確」的「耶誕」

聖誕節來了。年年聖誕,歐美的左翼知識分子,懷一股白人的歷史罪疚感,總向這個普世同歡的節日,像中古時代天主徒在密室中告解一樣,含淚而自我鞭撻。
他們提倡所謂「政治正確」,認為歐美不應該強調「文化霸權」,不可以用「聖誕」來壟斷第三世界的「文化」,而應該改稱「冬節」。連天主團體也染上這等「政治正確」神經質的潔癖,認為「聖誕老人」跟耶精神無關,只為節日帶來消費的俗氣,誤導少年兒童,應該取締。
西方的左翼知識分子盤踞學院,他們不盡量發掘自己的「文化原罪」而發表幾篇西方文明自我批判的論文,他們任的社會系、文化研究系、傳理系就不會提供資金,學院就要關門。聖誕節獨步全球,普天同慶,包括北京和上海,聖誕節的喜慶氣氛愈來愈濃,不是布殊和貝理雅用手槍脅迫非耶國家的國民,硬要他們慶祝耶穌的降生,而是自由市場強大的力量。聖誕節是全球最龐大的消費商機,在北美洲,由感恩節開始,眼看秋葉落盡,大地披上了雪花,聖誕節是充滿了期盼和暖意的,聖誕節令人感恩,令人對人生充滿希望,聖誕節傳遞的愛心,超越種族和國界,有強大的生命力,令非耶徒也感染了一份祥和和歡欣。聖誕節是人類文明的首慶。

在恐怖和仇恨戾張的時代,聖誕節的氣氛永遠不嫌太濃,只嫌不夠。中國人過年道賀,是「恭喜發財」,聖誕節的訊息,卻是「聖誕快樂」:發財不一定帶來快樂,聖誕節再庸俗,也不會比說「恭喜發財」更庸俗,憑中西這兩個慶典的祝願語,即可見文化精神層次之高低。
至於聖誕老人之類的消費附屬活動,卻是歐洲歷史文化演變的自然結果。聖誕老人源自四世紀在小亞細亞的一個慈悲的主尼古拉,他在聖誕節為貧窮的兒童送禮物。荷蘭人受尼古拉的善行感召,在聖誕前的十二月六日定為聖尼古拉節,仿效他送禮物。聖誕老人的原文叫 Sinterklaas,是荷蘭文,但聖誕老人的典故卻不在歐洲,正如耶穌也不是白人一樣,聖誕節本來就是「地球一體化」的最早產物,歐美左翼知識分子矯揉造作的「政治正確」之風,其實相當偏激,意見虛偽而膚淺。
但這種趕時髦的偽學術理論,傳到遠東,卻有不少俯拾餘唾的追隨者。大陸十名博士生聯名發表宣言,題為「走出文化集體無意識,挺立中國文化主體性」,為大陸各地慶祝聖誕的消費氣氛叫,他們認為:商場酒店,擺放聖誕樹,員工戴起聖誕老人的小紅帽,電視電台充斥各樣聖誕訊息,民間聚眾狂歡。表示「中國正逐漸演變成一個準耶國家」,此一西洋的「軟力量」,在中國滲透擴張,必須阻撓截擊,「亟需有關部門高度重視和嚴加規範」。

這十位「博士」,包括清華大學的中國民族「精英」顯示的這等「學術水準」,實在可喜可賀。這十大「狀元」,疾呼中國人「文化集體無意識」的蒼白,雖然後知後覺,卻不能算錯。但他們倒果為因,只知怪罪西方的所謂「文化滲透」,而不識反求諸己,質問造成中國的「文化集體無意識」的元兇,也就是他們在意識深層之中敬拜的「偉大導師」毛澤東先生。中國人的「文化集體無意識」的真空,是中國人自己一手造成,破壞倫理、摧毀文物、貪腐成風、拜金成狂,幸好有「改革開放」,雖然以消費主導,聖誕節日方始在中國民間催生了真正的歡欣與和諧。
在大陸超級市場,一個戴小紅帽的中國胖女人,當了節日的收銀員,看上去雖然不脫一臉鄉土氣息,但沒有了聖誕節,換一個時空,這個胖女人就是在弄堂外「警惕階級鬥爭動向」的街坊組長,或揮動紅綢葵花跳扭秧歌的中國愚婦,幸好有了聖誕節,把她從禽獸的邊緣盡量挽救過來,看上去雖然還有點蠢,她畢竟與文明的現代世界「接了軌」。
這十個中國博士生說:「中國太多人,特別是年輕人,對西方文化並不了解,不懂聖誕節是甚麼意思,卻一味盲從。西方一些不好的東西學得很快,我們有義務讓普通老百姓了解。」在這十個「精英」的眼中,原來聖誕節屬於「不好的東西」之列,那麼蘇丹紅的鴨蛋、孔雀石綠的海產、大頭奶粉、賴昌星,應該算是中國製造的「好東西」了。二十一世紀的中國學術「精英」,其人生觀和世界觀原來是這個檔次,對於歐美和日本,對於印度和越南,都是一個振奮人心的好消息。

如果中國政府聽從這十位小寶貝的「諍言」,在大陸打壓聖誕節,配合歐美左翼知識分子的反聖誕潔癖,首先是打擊大陸的「內需市場」,沒有人慶祝聖誕,中國的雷鋒,不幸又取代不了耶穌基督,不成為中國青少年膜拜消費的對象,失業率必大幅攀升。歐美的聖誕樹和聖誕裝飾,多為中國製造,在左派的煽惑之下,西方慶祝聖誕的消費潮衰退,也會嚴重打擊中國的貿易出口。聖誕節慶,為中國民間帶來和諧,也為中國和世界帶來利潤,這十個博士生卻視之為仇寇,其居心何在,令人費解。
聖誕節不但是吉祥的大慶,聖誕節的許多小事物、小玩意,都為全世界的兒童留下美麗的追憶。掛在壁爐邊的聖誕襪子,收到遠方友人寄來的聖誕卡時的思念,聖誕花盛放的一室殷紅,聖誕節翌日拆禮物的驚喜。還有室外的雪人,聖詩班天使般的歌聲,最後是一暖和的被窩中一夜無盡的童夢。
人間有情,因為世上有聖誕節,對於一個在冷酷的社會環境中成長的國度,聖誕節普世的偉大意義,當然永遠無法理解。毛澤東善於破壞一個舊世界,卻無力建設一個博愛的新世界。聖誕節的香港燈火茂盛,一片輝煌,交通到處擠塞,雖然這是一堆繽紛的泡沫,但香港人有幸避過了一個仇恨而激進的時代,因此我們在這個地球村的安樂鄉,今夜擁抱而祝禱,不,不叫「耶誕」,是聖誕, Merry Christmas,聖誕快樂。

陶傑

關心你飯碗 貼近你生活 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香港 台灣 用戶登入 新登記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訂閱版: 壹週刊|    飲食男女|    Ketchup
© 2017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