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蘋果基金 Next Digital
香港  台灣 
2009年04月30日

四二六社論──學生領袖的審判書

10,800

奕曦
自由撰稿人

二十年前的四月二十六日,《人民日報》發表了題為〈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的社論(俗稱四二六社論)來回應學生民主運動。及後雖然政府與學生領袖舉行談判,承諾調查貪污案件等,然而學生們仍不肯離開天安門廣場,更把原先「反官倒」、「反腐敗」的口號升級為「李鵬不下台,我們天天來」、「小平你好─糊塗」等針對領導人的攻擊,終招致黨內溫和派全面倒台,學生們也遭受血腥鎮壓。
不少人對六四事件中的四二六社論一知半解,認為只是一篇代表官方口徑的文章而已,事實上它卻封死了學生的退路。四二六社論把學生運動定性為反革命「動亂」,扣上「鼓動反對共產黨的領導和社會主義制度」的罪名。「反革命」是中國所特有,以動機而非行為入罪的罪名。《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五條規定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然而《國家安全法》又規定不能發表危害國家安全的煽動性言論。誰是公民?誰是人民之敵?言論是否危害了國家安全?全由黨決定。事後無論是無罪釋放還是即時槍決,黨依然是「依法治國」。因此對學生領袖而言,四二六社論就是黨所發出的十年徒刑判決書,意味着學生領袖將會被秋後算賬。身在天安門的他們已不可能像五四運動的學生般再回到自己學校,做回平凡學生了。擺在他們面前的只有兩條路:一是永永遠遠地逃亡,然而天大地大,他們又可逃到那兒呢?一是堅持到底,不斷把行動升級,迫政府認錯,撤回社論。
學生們憑着一腔熱血,天真地以為人民軍隊不打人民,又錯誤以為自己已得到中央高層的支持,牌面勝算不少。可惜,鄧小平不是段祺瑞,北大也沒有蔡元培。趙紫陽雖貴為總書記,卻並不掌有最高權力,更沒有軍權。從他豁出一切到廣場上,對學生流着淚說:「我來遲了!」的一刻便可知道,他已在權鬥中失勢,最後一根救生索已斷掉了。
近來網上有部份言論,誣衊柴玲、李祿等學生領袖以幾千個脖子去掩護她自己的脖子,固然不當,實際上四二六社論才是迫使激進學生站到政府對立面的元凶。此等不尊重法制、未審先判的扣帽子的文革手段,封不了悠悠眾口,卻實實在在地封死了各莘莘學子的退路,其實學生堅持下去所主要爭取的,並不是要誰人下台,而是一紙赦免書而已。

奕曦

關心你飯碗 貼近你生活 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香港 台灣 用戶登入 新登記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訂閱版: 飲食男女|    Ketchup
© 2017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