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蘋果基金 Next Digital
香港  台灣 
2009年07月02日

熱熾的心滙集更多的口
同一刻一起走 不怕官字兩個口

8,119
「細路唔發聲,冇人理我哋㗎!」中二學生(左起)李峰琦、鄧曦彤、柯舜筠、宗琛齡、范 瀞云,齊齊為細路仔發聲。

【本報訊】官字兩個口,市民原來有更多把口。昨日齊齊湧到銅鑼灣,然後冒着大汗上街的7.6萬市民,不只是一個數字,更是一顆顆熱熾的心,不同的人走在一起,以口高呼不同訴求,絕不讓只有兩個口的高官講晒。
年輕人最直接,一腔熱血的中學生,直斥自誇代表全港市民的特首「講大話」,學生們對平反六四民運的堅持,也應該叫這位領導人汗顏。長者也不讓年輕人專美,91歲老翁坐着輪椅來,叫政府睜開眼看看社會低下層的實況,連唯一代步的輪椅也要兜售。

發聲的其實不只是嘴巴,還有身體。有行為藝術家塗白全身,以「白色身體」象徵民主自由,爭取全民普選。有聾啞人士索性以手寫我心,將不滿盡訴紙張。不良於行的,也挺着身子,拐着也要走畢全程,以腳步發出心底不滿聲。
發出的聲音,當然不只廣東話,也有不少外國人參與遊行,以不同語言狠批政府,只因訴求不滿相近,與其他市民絕非雞同鴨講。 記者:翁煜雄、梁美寶、馮永堅

o靚仔 o靚妹叫同學上街

「細路唔發聲,冇人理我哋㗎。」沙田聖母無玷聖心書院五名中二學生,香港97年回歸時,只有兩、三歲,對政局不了解,但長大後大人也對「細路」不談政治,「我哋都係自己睇書、報紙去了解。」范 瀞云及宗琛齡說,政府甚少向小孩子提供政治問題知識,阻礙民主發展:「唔好淨係話香港人唔適合咁快有民主,政府都要負責任。」
說到曾蔭權,柯舜筠、鄧曦彤及李峰琦(圖)都異口同聲:「佢講大話,都冇問過我哋意見,點代表我哋呀?」少年人思想單純,他們都認為六四民運確實有人民犧牲,中國政府不可將這段歷史抹去,「曾蔭權仲想幫手叫我哋忘記㖭,我哋唔會㗎!」
不要小覷「 o靚仔 o靚妹」的熱血,這五人幫首次參與7.1遊行前,曾在學校號召其他同學上街,更寫在黑板上,「結果都係得我哋幾個嚟遊行咋。」不過,他們會繼續革命:「下次再叫佢哋嚟過。」

青年行為藝術爭自由

白色身體,於西方藝術寓意現代文明基石─自由意志、民主理念。到新西蘭升學10年正修讀行為藝術的 Leonard(圖),一直「隔岸觀火」,但見出生地香港民主倒退,特首曾蔭權又聲稱代表港人,「佢連海外港人都代表唔到吖!」今年7.1終趁學校休假回港首次遊行,冒着酷熱塗滿白油彩,以行為藝術發聲,「我都係香港一分子,出一分力。」
Leonard說,只有民主自由才可趕走劣等領袖,故在身上塗滿白油象徵這種普世價值。他又批評香港政府缺乏完善的藝術政策,藝術家都沒有出路:「我都想返嚟工作㗎。」
汗水流進 Leonard雙眼,還夾雜油彩,雙腳又光禿禿地踩在火辣石屎地,毫不相識的伯伯嬸嬸也心痛:「阿仔,着番隻鞋啦。」他笑說:「遊行時會着鞋㗎喇。」全身白色的他成為焦點,但當舉起抗議海報,才知原來百密一疏,漏了腋下。

困苦阿伯遊行賣輪椅

看不到,不代表不存在。政府常常漠視低下層,91歲招伯(圖)獨個兒坐電動輪椅,由深水埗的陰鬱蝸居,老遠跑到銅鑼灣,站出來要特區政府睜開眼看看,「我哋生活好苦㗎。」他說家人照料不多,政府津貼又少。
招伯撐着傘也阻不了熱氣,說話氣弱如絲,但堅持走到政府總部。他拿着一張皺皺紙卡,紙上寫着「出售輪椅4,000元」,訥言的他有點不好意思:「冇辦法,要生活嘛。之前喺屋企附近都兜售過,賣唔出。」遊行人士都忙於叫口號,看到這紙牌的更少,招伯便再沒拿出來,只是嶙峋雙手緊緊抓着。
老人家都曾為這繁榮都會努力過,但現成為政府眼中透明人。不過,對於這位默默遊行的伯伯,許多市民都看得到,有小妹妹上前喚聲「伯伯」,有嬸嬸叮囑他小心身體,也有男士不說一言地拍拍他肩膊。

洋漢:針蔭渠, poor guy

遊行人士不乏紅鬚綠眼,示威者以半鹹淡廣東話高叫針對特首曾蔭權的口號:「針蔭渠, poor guy」。英國人 Tom Grundy(圖)覺得曾蔭權的說話,像「屎」般令人討厭,遂自製象徵特首「 Talking Shit」的標語牌,隨一班在港外國人加入遊行。 Tom來港工作三年,每年也參與7.1遊行,尤其不滿特區政府沒全力打擊空氣污染:「令海外大企業員工不想留低,影響香港作為國際都會形象。」他認為香港越來越「中國化」,特區政府箝制言論,如拒絕國殤之柱的作者來港。

自製毛頭 T恤爭普選

50多歲的蕭先生(圖)03年7.1首次上街,今年再度遊行,全因眼見政府積弱,曾蔭權失去方向,認為「唔可以再靠佢發聲爭普選,不如靠自己」,但他不想用太激烈的方法表達訴求,數日前想到自製 T恤爭普選,以毛澤東圖像,用輕鬆有趣方式直接向中央要求普選。他用了2,000多元印製20件 T恤,與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穿上街,以簡體字「東東,我要普選」加一剔,如叫爸爸或爺爺般,感覺親切,實行用「軟功」希望中央知道市民真的很想盡快落實普選。

攜子遊行盼能選特首

在昨日遊行人士中,不少是全家總動員,一家大細。一家四口的關太(圖左),在06年從內地移民來港,當年她懷有身孕,但都右手拖着大仔,與丈夫首次參加遊行,「政府一直都唔係好幫新來港嘅婦女,令我哋一直都俾人歧視、俾人標籤。」連續四年遊行,關太的訴求不變,除希望當局加強對新來港人士協助外,也希望有一天能選出自己的特首,「曾蔭權要下台,換一個真正代表到市民聲音嘅特首上台。」

巴士迷護尖沙嘴總站

爭取保留本港第一個巴士總站尖沙嘴巴士總站的「尖碼之聲」,10多名成員(圖)昨日也走上街頭參加遊行,並沿途收集市民簽名支持,估計有逾千人簽署。組織主席陳嘉朗批評,政府一意孤行拆毀這個歷史悠久的巴士總站,又批評旅遊事務署企圖混淆視聽,聲稱將巴士總站改建為廣場後,會把陳年火車卡放在巴士總站現址,但他指過往的火車站其實是現時的文化中心,將火車擺放在巴士站,是誤導市民。他說滿意今次遊行成功喚醒不少市民對保育該巴士總站的關注。

長者為了下一代上街

年約60歲的梁氏夫婦(圖),03年起每年的7月1日,都會手拖手由維園一齊走到中環政府總部,向特區政府的失敗施政說不。梁先生指,政府近年不斷將工作外判,但又沒有監管好外判公司,令不少外判工被無良僱主剝削福利。不過,令他們最憤怒的,是回歸12年至今都未有雙普選,「每年7.1我哋兩公婆都有參加遊行,目的係為咗下一代着想,想啲仔女可以選代表自己嘅特首同立法會議員。」

「煲呔人」不滿曾蔭權

「佢好鍾意打煲呔㗎嘛,呢樣嘢係權力象徵,所以我哋咪做咗啲唔同嘅煲呔嚟戴囉。」今年20出頭的 Calvin(圖左),過往未嘗遊行,曾蔭權早前一句「我代表香港人」觸怒了他,令他坐言起行,先在 Facebook成立「 My bow-tie is bigger than yours」群組,再召集朋友一起遊行,「佢係800人選出嚟咋喎,咁講好侮辱我哋,我哋先可以代表我哋自己。」他昨跟20多位朋友戴着設計精美的紙煲呔,遊行完結後掛在政府總部。

聾啞人士用腳爭普選

杜望恩(圖)不能像一般遊行人士邊遊行邊叫口號,因為他是聾啞人士,要以書寫代替說話訴心聲。他與多名聾啞人士遊行,希望內地及香港能多一點民主、自由。首次參加遊行的他,在記者筆記簿上寫道:「我們想為中國為香港,創造真正的民主制度,以保護我們……因為曾蔭權不代表我,我們要爭取普選!」
雖然杜望恩不能喊出遊行願望,但他不介意在遊行隊伍中做沉默的一群,「如果沒有普選,每年7.1我都會走上街頭,用腳去爭取。」

小市民:港人要出聲

「我對政府施政好失望,因為佢哋只係偏重地產商利益,一直都官商勾結。」以輪椅代步的黃先生(圖)昨花逾兩小時由黃大仙住所到維園,參加大遊行,他批評港府回歸以來一直對基層幫助不多,卻推出「八萬五」建屋目標、停售居屋等多項明益地產商的措施。
他表示,即使明年7月1日的天氣再熱,也會到維園參加遊行,為基層人士爭取福利,「香港人,香港事,香港人要出聲出嚟遊行先得,唔出聲就枉做香港人。」

自由行旅客深受感動

港人昨日上街表達爭取民主的訴求,來自北京的旅客丁小姐(圖)坦言非常羨慕港人有遊行自由,雖然這幾天只是來港旅遊,但她也專程到維園參加7.1遊行。
丁小姐昨日與男友人跟隨遊行隊伍遊行,更不時駐足留意各遊行團體的訴求。她表示未曾在內地參與任何遊行,今年有幸到香港旅遊,也希望藉着遊行支持港人爭取自由、民主。她說,單是見到各團體能各自表達訴求及爭取普選,她已深受感動。

「曾蔭權, Delay no more」

「曾蔭權, Delay no more!」剛由英國大學畢業返港的 Kevin(左),首次參與7.1遊行,最不滿特區政府施政議而不決,除了普選一拖再拖,連對於不景的經濟也只是一直吊鹽水,挽救措施亦遲遲未見成效:「家搵工真係好難呀!」
Kevin坦言是經常上網的電車男,但互聯網也增加人們的知識,可惜內地近期收緊網上自由,「喺內地好多網都睇唔到,世界發生咩事都唔知。」他說曾蔭權政府對北京唯命是從,擔心終會效法內地打擊網上自由。

小學生聲討「狗奴才」

9歲的陳俊唏(圖)於03年,年僅3歲已首次參加7.1遊行,表達爭取普選的訴求。暑假後將升讀小五的俊唏今年繼續上街,卻決定加一個訴求,就是對明星成龍早前指香港人是要管的言論表達不滿。
他昨日與父母一同遊行,手持寫有「成龍正宗狗奴才」的紙牌,說覺得「成龍好乞人憎」,且不會用成龍賣廣告的洗頭水,站身旁的母親說:「話香港人要人管,成龍先要人管,私生活咁混亂。」

柳玉成高舉港英旗幟

人群中赫然有一幅除下了12年的港英旗幟飄起。手執此旗的,是曾經參選立法會的柳玉成(圈內)。他說,回歸12年,特區政府所有施政全部不如回歸前的港英政府,所以他怒舉殖民地旗幟,諷刺特區政府。
除了港英旗,他還穿起印有美國獨立宣言的 T恤上街。如此政治不正確,柳玉成不怕人罵:「有人罵我也沒所謂,政府打壓人民,人民就要推翻政府。」他對香港普選前景比較悲觀,理由是內地沒有普選,不相信香港可以率先推行。

關心你飯碗 貼近你生活 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香港 台灣 用戶登入 新登記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訂閱版: 壹週刊|    飲食男女|    Ketchup
© 2017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