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蘋果基金 Next Digital
香港  台灣 
2009年12月14日

劉曉波與胡錦濤的對峙

4,973

十二月十日世界人權日當天,劉曉波一案的起訴意見書由公安機關移至檢察院。這是中共當局對世界人權日的公然對抗。然而,這絲毫不能顯示該政權的強大與自信,相反只能表現出它的卑劣與怯懦。在過去一年間,我就劉曉波和《零八憲章》問題撰寫了數十篇評論,結集成《劉曉波與胡錦濤的對峙》一書在香港出版。在我看來,今天中國的景象,確實是劉曉波與胡錦濤的對峙。

一支筆力挽沉淪大國

有人會問:劉曉波哪能與胡錦濤構成對峙之態勢?從奧運會到六十年慶典的「成功」,毛時代沒有站起來的中共(而非中國)似乎在胡時代站了起來。美國總統奧巴馬訪華期間,破天荒地向胡錦濤陪笑臉,顯示出美國之衰落與中共之崛起。胡錦濤政權掌握數百萬軍警憲特,擁有各國政府望塵莫及的財政收入,焉能不睥睨全球、不可一世?而劉曉波呢?除了一支筆之外一無所有。「六四」之後二十年間,他先後四度入獄,常年受到嚴密監控。他不能公開發表任何作品,也不能在公開場合露面,豈能與掌握最高權力的胡錦濤對峙?
我的回答是:是的,劉曉波與胡錦濤形成了對峙。劉曉波代表着即將掌握歷史主動權的生機勃勃的公民社會,代表着「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的即將破土而出的自由中國;而胡錦濤則代表着在通往現代社會的過程中已經病入膏肓的極權主義,代表着一個缺乏公義和愛的社會的最猙獰和灰暗的面孔。胡錦濤本人就是疾病的一部份,而劉曉波是心地無私的良醫。即便劉曉波深知諱疾忌醫的胡錦濤會將他送進監獄,仍然要對症下藥,如傑出的人文學者余英時先生所云:「二十年來劉曉波不斷發出獅子吼,都是為了挽救一個一天天沉淪下去的大國,希望它有一天回到文明主流。」
日前,有一名自稱曾經在中南海擔任警衞的網友,在博訊新聞網發表了一個揭露胡錦濤奢華生活的帖子。除了沒有三宮六院,胡的享受比歷代帝王都更為尊榮。未來中國實現民主化之後,胡的宮殿般的住宅可以作為「中共腐敗博物館」對公眾開放。然而,即便養尊處優、錦衣玉食,胡錦濤的心靈卻遠沒有身體被囚禁的劉曉波的心靈自由,他的焦慮與恐懼都一一寫在臉上。

代表人們良知的覺醒

劉曉波和《零八憲章》的簽署者們的所作所為,並不是為了追求權力。當年,捷克《七七憲章》的起草者和組織者之一、哈維爾的老師帕托什卡,被員警逮捕、經過長時間的審訊之後,突發腦溢血去世。這位為《七七憲章》獻身的偉大思想家,在臨終絕筆中寫道:「在關於人權和社會權利的條款上簽字的願望已經成為了可能,這是歷史發展的階段,也代表着人們良知的覺醒。我們着眼於對人的優越性的尊重,對義務和共同價值概念的認同。為了達到如此崇高的目標,我們將不得不隨時準備面對不公正的待遇,甚至嚴酷的身體摧殘。」這也是劉曉波為何甘冒牢獄之災也要起草和組織《零八憲章》的根本原因。劉曉波們終將是歷史的勝利者,正如昔日的哈維爾們一樣。

余杰
中國獨立作家

余杰

追實城中突發大小事,即 like 蘋果【現場】FB!
返回最頂
香港 台灣 用戶登入 新登記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訂閱版: 壹週刊|    飲食男女|    Ketchup
© 2017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