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蘋果基金 Next Digital
香港  台灣 
2012年05月06日

樣樣頂呱呱 弊在中文差
法律女精英在港求職碰壁

3,986

【本報訊】回歸前,英文吃香;回歸後,風光不再。印度裔女生 Prabhjyot Kaur( PJ)是地道香港人,操流利廣東話和英語,去年以法律系一級榮譽成績畢業,但求職碰壁,死因是「唔識中文」。她自幼被放逐到非主流學校,中文「半桶水」。寒窗十年,成為香港教育制度下的另類犧牲品。記者:王家文

念理科的 PJ,本來志願當物理治療師。中七時到大學參觀,有教授提醒她,物理治療的服務對象大多是長者,要撰寫和閱讀中文醫療報告,「但你唔識中文,好難搵工」。她分析力強,英語能力好,以為是優勢,轉投城市大學法律系,去年以一級榮譽成績畢業,但實習機會少得可憐,同樣理由,「因為唔識中文」。
PJ曾考獲獎學金,到過英國牛津大學交流,履歷亮麗。同學寄出十封求職信,平均有三、四次面試機會,她只得一次,「就算你幾叻都冇用」。回歸後本港法律界面向大陸,試過面試全程考中文,「問埋我喺屋企講咩語言」。她能說流利廣東話,遇上中英文繙繹筆試卻要舉手投降,「我只能認少少字,但唔識寫」。

入讀少數族裔學校

政府04年更改派位機制,放寬少數族裔入讀主流學校;95年 PJ升讀小一,只能入讀專為他們而設的指定學校,中文在校內是非主流教學語言,其他課堂也用英文,中文一片空白。初中三年則用普通話教學,學講「你好嗎」、「你叫甚麼名字」;重複抄寫「天」、「你」或「我」這些簡單中文字,「寫完都唔知點解」。
中文唸到中三,實際可能只得小六程度,「每個學生程度唔同,老師根本唔知點教,只係一字一字咁寫,唔係教緊一種語言」。 PJ在中學修讀英國會考法文科,取代中文科報考大學,「課程清晰,中一教乜,中三學到邊,中五就可應付考試」。她會考獲廿多分,法文取 A*成績,但始終不是中文,「出到社會冇乜實際作用」。

「究竟我係咪港人」

PJ今年23歲,在印度出世,未滿一歲來港,祖父於50年代已來港打工,她算是第三代土生土長的香港人。父母出身基層,她自幼已想脫貧,「見到父母咁辛苦,好想幫到佢哋」。她想過畢業後加入律政署,但回歸後投考公務員,必須識中文,曾向司法機構查詢,對方表明不能豁免,「我想貢獻社會但冇機會,究竟我係咪香港人?」
PJ現於港大修讀法律專業證書課程,終找到實習職位,她計劃再到中大兼讀文憑課程進修中文,一年學費逾4萬元,「好遺憾以前冇得學」。她批評政府忽視少數族裔學習中文的需要,多年來仍停留在起步點;過多十年也情況依舊,「會再有另一個 PJ出現」。
少數族裔最怕被人標籤。記者要求 PJ在攝錄機前試讀或試寫幾個中文字,她禮貌婉拒,「唔想俾人覺得我中文好差」。她表示,早已視香港為家,若有下一代,必定自幼教他學中文,「因為好重要」。

關心你飯碗 貼近你生活 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香港 台灣 用戶登入 新登記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訂閱版: 壹週刊|    飲食男女|    Ketchup
© 2017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