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週Plus Sudden+ 飲食男女 me! FACE Ketchup 交易通.搵車快線 Tomonews nxTomo
2013年04月24日

蘋論:
五年來香港市民賑災感情大轉變

23,617

反對向四川地震災民捐款的香港市民,許多人的理由是上次汶川地震捐款去向不明。但其實捐款是去向分明的:08年底全國公務員大幅加薪,災區綿陽建起超豪華政府大樓,映秀鎮政府購買豪華車隊,中國紅十字會會長郭長江戴價值百多萬元名錶、其子郭子豪擁價值千多萬名車,自稱是紅十字商會總經理的郭美美在網上炫富。這就是相當部份捐款的去向。這些在香港200多億捐款中獲得分肥的權貴,大概也有人來香港搶黃金、搶名牌,擠壓港人的生活空間,並說:「沒有大陸,你們香港早完蛋了」。捐款在層層刮削之後進入政府口袋,部份撥了作維穩費,用來打壓內地維權人士,包括真心幫助災民的人,比如要當局調查豆腐渣校舍、公佈死亡人數名單的人士;維穩費說不定也有支付香港愛字頭團體,用來打壓香港的民主訴求。
捐款給中國災民,去向是清楚的,就是去了各層貪官和維穩政府的口袋。大陸媒體人程益中的名言:教育部是教育的敵人,衞生部是衞生的敵人,文化部是文化的敵人……。現在可以增加一項:中國紅十字會是救災的敵人,它又是災難的朋友。沒有災難,他們就沒有創收,所以中共官方都期盼災難,這樣他們才有種種「着數」。比如前天網民在互聯網實名披露,中江縣紅十字會的工作人員在成都製藥一廠購買一萬多元的救災藥品,但卻要求開五萬多元的發票。沒有災難何來災難財?
行騙長官梁振英昨天表示,香港在財政上、感情上都應表達對內地同胞的支持,故要求撥款一億元救災。回應捐款去向問題,他說,支持國家的防貪反腐措施。他有這個能力嗎?他的話應該是多了「防」與「反」這二字,他要香港捐款是「支持內地的貪腐」。

昨天《南華早報》提出讀者民意調查,問題是:「香港立法會應否批准一億港元撥款援助四川地震災民?」中午12時的調查初步統計是:贊成撥款的1%,贊成在防止濫用的條件下撥款的7%,反對撥款的92%。
香港各新聞網頁包括《蘋果日報》網頁的留言,從來都是市民反應的寒暑表。自從雅安地震的消息傳出後,連日來的所有報道和評論的留言,都是以各種理由表示「不捐」。對表示要捐款的藝人,網民多懷疑他們基於對大陸市場的考慮,而無人相信是出於人道關懷。「一毫子都唔捐」已衍變成群眾運動,有向政務司和立會議員發出的「一人一信」反撥款運動,有準備上街抗議撥款。反撥款極有可能釀成反政府反建制的燎原烈火。因此,支持捐款就是與市民為敵,也是與大陸同胞包括災民為敵。
在網頁留言中,幾乎完全看不到甚麼「血濃於水」、「一方有難,各方支援」、「反專權政府不應該因而反對苦難災民」之類的留言。香港人的同情心沒有消失,但對於被一黨專政劫持操控之下的老百姓的命運,我們真是幫不上忙,真不能做些甚麼。更何況容忍這樣的政權存在也是一種共業。
回想五年前汶川地震時,香港人的反應,與現在比較,可以說有了一百八十度的改變。那時,筆者寫了篇講天譴的文章,說地震在古代被視為上天對當權者的警告,要當權者行仁政,善待百姓。這篇文章受到網民和輿論鋪天蓋地的責罵,認為筆者說的是災民受天譴。大陸學者朱學勤也在同一天提天譴,當然也遭痛罵。現在回看,如果中國仍處帝王時代,帝王因感天譴而自責,下個「罪己詔」,貪腐狀況也許會得到一定的遏制。只不過五年後,若筆者今天再提天譴,恐怕社會沒有甚麼異議聲音了。
五年光景,香港人的血濃於水的感情變成淡如水了。中國的事變得跟我們不相干。有人說,北京市捐500萬,香港為何捐一億?但更多人說:一毫子都唔捐。最妙的是:香港的反捐,不單未有傷害內地人感情,反而是贏得內地網民支持,他們說:完全認同香港人的做法,捐的多貪的更多。因為捐錢不是交到災民手裏。而是捐了給殘民以逞的政府和貪官。
在中港矛盾持續升溫之下,五年來香港市民的感情大轉變,是這次地震最值得注意的動向。

李怡
周一至周六刊出

李怡

醫療新知:
膠布蓋疣 減傳播風險
江湖滾熱辣
即like《蘋果日報》FB!
返回最頂
香港 台灣 用戶登入 新登記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2014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