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週Plus Sudden+ 飲食男女 me! FACE Ketchup 交易通.搵車快線 Tomonews nxTomo
2014年04月22日

由Betty個案說起
(傳媒人 賈荃)

19,784
■Betty持「行街紙」考入香港大學醫學院。

一個8歲偷渡香港的少女Betty,持「行街紙」在香港完成小學和中學學業,並考入香港大學醫學院,在網上寫了一篇萬言「自傳」,便引起軒然大波。Betty是在一孩政策下超生的女兒,沒有戶口,也沒有國籍。她是中國政治、政策下的受害者,來到香港,相當於政治難民。弔詭的是,正因為她沒有國籍,香港入境處連遣返她也做不到。於是,她將自己的故事講出來,在一些人看來,遂成了「炫耀」。
這個故事倘若放在30年前,就是個勵志的故事,值得本港父母、老師拿來講耶穌,Betty會成為很多小孩子的偶像。但今天,網上輿論卻對Betty大加撻伐。
大家是不是已經忘記了?如果是的話,不妨打開維基百科,看看當年伴隨「大逃港」潮流偷渡來港的名人:倪匡、羅文、盧海鵬……這些人,是來侵佔本港資源的「蝗蟲」嗎?即便是今天不少激進的本土派,他們的父輩,豈不也有很多是早年偷渡來港的?但是面對Betty的時候,不少人卻用雙重標準審視。在他們眼中,只要你是來自大陸,便有原罪。
香港,真的不是以前那個香港了。
曾經,香港是區別於大陸的自由地區。香港,更是一種思維方式。香港作為獨立的社會體,同時也是獨立的文明體。住在香港的人,都受香港文明的影響,並有份參與建構它。作為文明的各種要素,香港都有別於大陸和台灣。譬如,最近另一個被議論很多的話題,是「香港話」。
「香港話」究竟是否存在?確實是時候可以討論了。因為在台灣,「台灣話」作為有別於「閩南話」的一種語言,已經被廣泛地承認。那麼,「香港話」是否可以作為有別於「廣東話」的一種語言呢?
從語言學的角度來說,這假設或許是不成立的。如果我們糾纏於個別習慣性用詞的不同,例如香港人叫taxi作「的士」,而大陸人叫「出租車」,台灣人叫「計程車」等等,這樣的論述會把自己套住。我們需要看到,一種語言除了語言學的意義外,還有社會學、哲學層面的意義。當香港人說廣東話的時候,顯然和廣州人說廣東話是兩回事。廣州人不過是用廣東話說「大陸話」而已,香港有不少人,也是一樣。以下試舉一個真實的案例。
有次,一位著名的美國教授在香港開講座,主題是《毛澤東與文革》。講座後,有個本港聽眾用廣東話向他發問說:「毛澤東發動文革,是歷史的必然還是偶然?」美國教授有點生氣地說:「甚麽必然、偶然?你這就是共產黨的語言!」
這位發問的聽眾,嘴上說的雖是廣東話,但其語言的內涵,顯然是「大陸話」。接受了大陸的意識形態,去討論香港的問題,就是「大陸話」。
大陸的意識形態是甚麽呢?除了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那套邏輯外,更多的是陰謀論、原罪論、誅心之論。遇到事情,先不問事情本身,而去猜測事情背後的動機、受誰指使等等。一旦你是「黑五類」、「壞分子」、「歷史反革命」,那就「永世不得翻身」──這些都是我們熟悉的大陸思維。
只是萬萬沒有想到,近年來,這種思維在香港竟然也漸漸流行起來。短兵相接,且別就事論事,而去翻對方的黑材料。萬一你是大陸來的,那就不用談下去了。正如香港人北上,發表任何意見都代表「港英餘孽」一樣;大陸人今天來香港,無論說甚麽也是「強國思維」,更不要說曾經有入隊、入團、入黨等「劣迹」。
如果所謂的「本土派」,是這樣來揣測、分析大陸人的話,其實,他們滿腦子都是「大陸話」。他們越是憎恨他們的敵人,就和他們的敵人越像,最後簡直變成了敵人的翻版。我們要提防的,正是這樣的「本土主義」。
從大方向來說,本土主義是完全正確的。但是,本土主義必須要反求諸己,應該是「批判的本土主義」。一種尚未定型的思潮,不應該作任何狹隘的解釋,更不能自我設限將其框死。立足本土的同時,不失向外的視野,這才是本土主義的出路。Betty這樣的女孩子,不應該在19歲的年紀就被「審判」。她將來還要經歷很多風雨,且看她將來的種種選擇,再來論斷她是怎樣一個人吧。

賈荃
傳媒人

賈荃

中共的11個安全套
(中國問題評論員 林和立)
連勝文的中國標籤
(台灣資深傳媒人 楊泰興)
即like《蘋果日報》FB!
返回最頂
香港 台灣 用戶登入 新登記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2014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