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蘋果基金 Next Digital
香港  台灣 
2014年05月03日

佔中傾呢啲:
戴耀廷練乙錚對談 研判政改形勢 
真普選要靠資本家醒覺

35,363
"我最擔心是拋出了一個中間方案,屆時一定會分裂。"戴耀廷
"你唔好話乜嘢袋咗落袋先,攞唔到公民提名,不如拉倒。"練乙錚

「唔好講到咁恐怖啦,倒在血泊中……」戴耀廷與心目中的「智者」練乙錚討論佔中,冷不防練總提出這血的忠告。「智者」預言,共產黨會進行「斬首式」鎮壓。研判政改形勢,練總提醒一人一票就是普選終局,若無公民提名,他寧願「原地踏步」,「你唔好話乜嘢袋咗落袋先,下次再嚟過,冇呢件事!絕對冇!」梁振英上場後,紅色資本大舉擴張,本地資本家若能「在患難中醒覺」,或會為真普選帶來一絲希望。只可惜,這一天為時尚遠。
記者:雷子樂

練:中央政策組前顧問練乙錚
戴:和平佔中發起人戴耀廷
記:《蘋果》記者

5月天,政改首階諮詢完結,接着是佔中商討日、六四、電子公投、7.1……踏入社運動員的季節,練乙錚最近撰文,「反傳統」提出「為積聚更高能量集中推動『佔中』,今年的六四和7.1,都最好不搞」。透過Skype越洋對談,練總解釋,他倡議不搞,其實是大搞。

記:為何會有此想法?
練:泛民的本土派今年或杯葛六四,最近一年,本土運動的聲勢壯大,我最初怕今年六四冷場,這對六四、佔中都不好,所以提出「唔搞」,但前期的教育工作要多做,讓力量要積聚,等到佔中,一鼓作氣。「如果斬釘截鐵話唔搞,佢仲驚過你搞」。我說不搞,其實是大搞。這是兵行險着,以扭轉一旦出席率降低的不良影響。
記:這是否將六四與佔中綑綁?
練:應該綑綁。紀念歷史事件,要從中吸取教訓。六四有很多面相可參考,六四是殘酷鎮壓、是學生運動、是反官倒、六四後經濟發展但社會腐化,這是一系列的六四意義。今年在香港,哪個是六四最重要意義?我認為是要求言論自由、爭取民主。這是綑綁,是很合適的綑綁。1989年的事件,今年放在香港搞,有一種所謂「本土化」、「現在化」的過程。我們拿她的一部份面相去紀念,行動策略也要有不同。
戴:困難在於實踐,始終不是某人號令就可以發生。支聯會也有其運作原則,「如果冇得搞集會,支聯會下年資源可能匱乏好多」。去年我曾估計今年7.1佔中,但政府令政改諮詢拖後了半年。不過大家仍期望7.1有些事發生,例如6.26(電子公投)有結果後,在7.1誓師。

六四既與佔中綑綁,對於運動的結局,練乙錚也提出悲觀的預期,提醒戴耀廷,要做好「倒在血泊中」的心理準備。隔着電腦聽到這忠告,戴耀廷不禁苦笑說:「唔好講到咁恐怖啦」。練總冷酷的告訴戴耀廷,他要面對的,是一個已失去純潔性的殘酷政權,絕不會心慈手軟。

練:六四很不幸是倒在血泊中,之後中國民主倒退,獨裁政權反撲非常厲害。如果香港這運動做得不好,可能會出現很悲慘的局面。
戴:這涉及對習近平的判斷。你如何看?
練:我覺得無論哪位共產黨員當政,「都唔會點軟」。他們會看國際形勢、香港、內地內部情況,總體而言,「佢硬得過就硬」。若佔中力量微弱,很易會招至無情打擊。「係一次過decapitation(斬首),收拾你班友」。
戴:唔好講到咁恐怖啦,倒在血泊中。
練:你面對的是一個已出了第一滴血、失去純潔性的政權。她不會心慈手軟,「只不過係形勢畀唔畀佢做到嗰步,共產黨嗰種兇殘,我哋見過。唔好對佢有乜嘢幻想,問題係形勢會唔會對我哋有一種保護性」。
你看台灣,佔立法院,政府不敢高壓,佔行政院,(政府)就用暴力,「如果民意唔喺嗰度,佢會用暴力,就算台灣民主體制,佢都會咁做。香港連民主體制保障都冇,會更加嚴重」。
戴:如能凝聚強大民意,基於理性計算,我們能令她讓步?
練:未必是讓步,而是打擊未必太兇殘。如只得小貓三四隻,「佢真係會殺落嚟,群眾真係會當災」。
戴:如小貓三四隻,香港警方已可處理。當你用不合比例打壓,反而刺激更多人出來。
練:不合比例打壓,人民會反感,但站出來的人會少,因為怕。我並不樂觀,因香港的抗爭傳統還是較弱、本土派行動時間還短。你看台灣,有100年、400年抗爭。

台灣反服貿佔立院一氣呵氣,香港的佔中擾攘了一年多,仍未成事。練乙錚與戴耀廷都認為,香港人缺乏抗爭文化,練總更不忘點出,香港的本土派提出的一些觀點,泛民溫和派根本未能「接招」。但本土派的行動卻太過「狼胎」,與民情脫節。

記:為何台灣一下子就可佔立法院,香港佔中卻商議一年?
練:不能這樣看,你看不到台灣有傳統、有理論、歷史、烈士、樣板、經驗都相當完備。
戴:我同意。佔中為何要「搞咁長」,因我們還欠缺抗爭文化,不能跟台灣相比。
練:(香港)本土派說得對,(中國)13億人也爭取不到,你如何爭取內地民主。除非在香港做到樣板。如六四不本土化,香港的抗爭運動是搞不起來。
戴:佔中非完全沒跟本土派溝通,例如曾跟黃洋達對話。他們要求不要或修改《基本法》,可能需時更長。
練:我覺得,泛民兩翼也抵打。激進派在姿勢、腔調上,「何必咁唔畀面人哋呀?」但在實質問題上,溫和一翼確要反思。最近有文章批評,泛民見台灣搞佔領立法院,走去又支持又拍手,如在香港發生,泛民溫和派已指手劃腳,「話呢個唔好,嗰個唔好,和理非非」。這文章提出一個尖銳問題讓泛民思考。在實質性問題上,溫和一役,缺乏「理」。搞運動,一個是「理」、一個是「勢」,激進一翼,在勢上「狼胎」,但在理上,溫和一翼有許多功夫要做。

當政改來到表決一刻,民主派必須回應究竟應「袋咗先」,還是「原地踏步」這抉擇。觀乎目前情勢,練總認為,若無公民提名,倒不如原地踏步,因為一旦邁向一人一票選特首,那就是政改的終局,「你一賣咗身,冇得番轉頭」。

記:政改應「袋咗先」還是原地踏步?
練:今次落到幾多就幾多,冇第次喇。《基本法》說過,最終達到普選。最終兩字,誰來解釋,是人大常委。當給了你普選,還不是最終?一個有廣泛代表性提名委員會、根據民主原則、最終達到普選特首,完全做到了。哪會還有下一步?「你唔好話乜嘢袋咗落袋先,下次再嚟過,冇呢件事!絕對冇。所以我覺得,攞唔到公民提名,不如拉倒」。
戴:但國際專家也說,普及而平等,未必一定要有公民提名,因相當多國家未必用公民提名,原則是選民有真正選擇。
練:政黨提名也可以呀,但又不准政黨提名。我不介意一步一步來,但現在的問題是沒有下次,所以「個價唔好,唔好要,下次仲有得傾,喺呢個階段積聚力量」。在國際上,一次追求不到,可有下一次,可不斷完善,但香港沒有逐步。一人一票後,她(共產黨)已覺完成義務。「我唔覺得爭取咗咁耐,攞唔到民主,有乜大事喎。最弊係你一賣咗身,冇得番轉頭」。
戴:我同意如只要了一人一票,但沒有真正選擇,「一定冇辦法要得落」。但如畀你真正選擇,但提名組成方面有可能有微細操控,也要排斥?
練:天光跟天黑是gradual(漸進的),但有明顯分別。在這問題上我是零信心。
記:如有公民推薦,你認為可接受嗎?
練:理論上可考慮,但在《基本法》「最終」兩字下,是不可考慮,「一係(畀)公民提名、一係政黨提名」。中間方案,對方是不會接受。
第一,你不會成功;第二,就算今次成功,下次也可以操控到,「到時一樣冇得郁」。而且,公民提名是最清晰,現時沒一個方案可拿到七成人支持。
戴:我同意,從運動凝聚力,一定是最清楚。而國際標準,不一定要有公民提名,但要確保選民有真正選擇。我最擔心是拋出了一個中間方案,屆時一定會分裂。

要打破小圈子選舉制度,會直接動搖到地產商的根本利益。練乙錚早在唐梁之爭時,已提出「板塊理論」,點出梁振英背後的利益板塊,包括本地二線資本家、及背後的「(共產)黨線」。資料顯示,華潤前一哥宋林是最早表態提名梁振英參選特首的商界選委之一。練乙錚說,紅色資本「搞到香港污煙瘴氣」,或會是本地資本家醒覺到要支持普選的一個契機,只可惜這一刻還未來臨。

練:香港就算做生意,資本家要發財,都要搞好體制。(政改)原地踏步,實際上是另一種方式,逼資本家去做事。
記:現時提委會,不就是很維護到資本家的利益嗎?
練:小圈子選舉,將來也可能是紅色資本的天下。
戴:本地資本家有沒有可能為抗衡紅色資本家的侵入,而站在普選的一方?因為普選反而能令本地資本家有機會可以建站自己影響力,優勢多於紅色資本家。
練:我覺得完全有可能。梁振英上台後,香港資本家當中,也分裂了,但另外的一批,還未有很強烈的民主意識,「咁階段嚟講,你落咗袋,就最終,到佢哋有咗民主意識時,佢哋都冇符」。你想這批人有民主意識時來幫吓手,「最好𠵱家唔好搞住」。
戴:李嘉誠會否會有這種意識呢?
練:我不說名字,但從歷史發展觀點來看,一定會有這樣的資本家出現。如果你推遲(政改),將之拉倒,都會有些力量可以積聚。本土力量現未有毛有翼,資本家的意識未出現,「佢畀唔到個好價你,不如推咗佢」。
戴:策略上我覺得要在政制設計上,讓本地資本家的聲音繼續有機會發聲。對他們來說,一下子跳到普選,未必有信心適應,所以在提委內,仍有途徑給他們提候選人,而公民提名讓民間提候選人,大家有機會提候選人,對本地資本家有保證些。如全面將排除他們聲音,他們亦有恐懼。
練:社運左翼看不到、或不重視這點。香港面對這樣強大專制的勢力,不可以缺少任何一邊。我覺得本地資本家仍需更多時間,如他們遭遇一些「患難」,會在當中醒覺。所謂患難就是紅色資本家進入,搞到香港污煙瘴氣。香港的資本家基本上按法律辦事,不會太離譜,「但你睇吓華潤嗰啲路數,唔止大貪,係巨貪。咁你香港點有資本主義前途?呢啲事情一路發生,對本地資本家係一種打擊,咁搞落去係唔掂,但𠵱家可能未到呢一刻,可能未夠痛,畀啲時間佢啦」。

後記

2003年,時任中央政策組全職顧問的練乙錚,上街爭取還政於民,翌年被政府免去職務,「乘桴浮於海」,輾轉到了日本。11年後,縱使預期佔中或出現「倒在血泊中」的悲慘結局、縱使不是百分百認同佔中的理論,練乙錚還是決定參與,「捨命陪君子,冇所謂啦……我哋呢批人,都六張幾,有好多嘢,未必我哋能夠做得到,都係交棒畀後生仔嘅時候。有啲嘢,如果我哋同佢哋做咗,會容易啲」。

追實城中突發大小事,即 like 蘋果【現場】FB!
返回最頂
香港 台灣 用戶登入 新登記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訂閱版: 壹週刊|    飲食男女|    Ketchup
© 2017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