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蘋果基金 Next Digital
香港  台灣 
2017年07月06日

【毒禍重臨?】
最老戒毒孤島 禁絕咖啡朱古力

176,803

「外面流傳我們是最嚴的。」閒人免進、與世隔絕,西貢以東的晨曦會戒毒中心,不但毒品零容忍,更禁絕朱古力、可樂、咖啡,私藏煙仔,打架更即日被逐!「我們送他出島,給他34元車費回家。」近半世紀,一代又一代的戒毒者就在這最老戒毒島修練,為何他們不情不願入島,一年後卻想留島?撐起這個孤島的女島主又有何方法幫助他們?

記者:蘇汝卿
影片拍攝:邱仲權
相片拍攝:夏家朗
剪接:魏利民

1968年成立,晨曦島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戒毒所,由白粉沒落,到近廿年精科毒品橫行,總幹事葉陳幔利表示,戒毒工作唯一不變,是要跟戒毒者鬥智鬥力:「他們很狡猾,會帶毒品進島。」據70年代晨曦島畢業生陳慎芝回憶指,道友最愛「踎」,「晨曦唔俾『踎』,呢樣最辛苦。」五十年來,晨曦島都承襲這些規矩:禁止任何有癮的食物、禁粗口,入島搜身,到廁所亦有同工跟從。

軟硬兼施 過來人陪戒毒

除了嚴格,葉太指最有效還是愛心:「他們都曾跌倒兩三次,很多會感恩報恩,所以都尊重我。」而葉太更訓練戒毒成功的古惑佬,要「不怕蝕底」的服侍新人,令她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好難搞」的梁銳強:「對我們呼呼喝喝!以往每次放監都偷呃拐騙,我幫了他,是幫了整個社會。」
「我呢啲係咩人,我呢啲係垃圾!一晚可以被拉六次,都因為吸毒。」今年66歲,梁銳強是晨曦島最老的同工,十年前只剩半條人命來戒毒。17歲開始吸毒,坐監如返家,直到第43次被捕,四十年來的白粉債一次過在身體爆發:胃、腸、肺、氣管接連做了四個手術,在感化官勸戒下,這位「老同」勉為其難來晨曦島,他猶記得在新人房的情景:「我很辛苦,失禁,又走不動,他們每天背我上山,幫我洗傷口。」

救不了外甥 十年守新人房

銳強戒毒成功後,在島上服務十年,自願去看守戒備最森嚴的新人房,陪戒毒者過渡最痛苦的典癮期。島上人人叫「舅父」,梁銳強說這稱呼是因為外甥也曾在晨曦島戒毒:「他比我早來,但很快又出去再食。」梁銳強成功戒毒後,嘗試找外甥回來:「有一天警察打來,說他在街頭死了,當作屍體發現案。我猜想是一放出去,啪釘啪死,才三十多歲。」舅父回憶這事,語氣平淡,「道友都是這樣下場,都見慣。」然而,對著新人,舅父仍不時提起早逝的外甥,希望毒品悲劇不再重演。

最恐怖的典癮期

戒毒最痛苦是典癮期,短則兩星期,長則數月,需要同工24小時看守:「辛苦到要自殘、想自殺,需要拴住他,一個不夠就兩個,兩個不夠就三個。」作為新人房大佬,「舅父」說最可怕、最難戒的,竟是美沙酮:「入夜睡覺時,它就來,那些癮就是這麼衰的。」坐立不安,深夜大呼大叫,而吸冰毒的便更嚴重:「有幻覺,腦隨時永久損害。他整天拿著拖鞋,跟媽媽講電話,有時候自己對著牆說話。」這位最老同工雖然力氣稍遜,但安慰就最具份量:「我幾十年了,如果黑社會能幫我,就不用來戒毒。成功戒毒最開心是你自己,不再被那東西挷住。」

一次吸毒 一生都戒毒

「就算畢業,每個都會擔心。」新人固然頭痛,就算成功完成一年療程的「畢業生」,葉太仍未能放心:「一次吸毒,一生都戒毒。如果他想站得穩,他自己也會擔心。」今年39歲的梁志偉,濫用咳水21年,一日至少三支,飲完就去「蒲」:「拿家人的錢,拿家當變賣。二十年來,傷了他們很久。」過去一年,志偉在晨曦島靜心讀聖經,畢業後決定留下在島上服務:「外面始終多引誘,沒改變的話很快重吸。在這裏可幫助人,更重要是幫到自己。」

戒毒之後的路才是挑戰,香港除了16間住院戒毒機構,還有甚麼方法幫助戒毒者呢?請留意下集【毒禍重臨?】系列報導。

關心你飯碗 貼近你生活 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香港 台灣 用戶登入 新登記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訂閱版: 壹週刊|    飲食男女|    Ketchup
© 2017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