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蘋果基金 Next Digital
香港  台灣 
2017年07月17日

【奪命垃圾站】
清潔工無路走 為兩餐奔馬路推車

9,945

在中環,有人秒秒鐘幾百萬上落;另一邊,每10分鐘則有一車車上落。他們並非坐冷氣房的金融才俊,而是拿最低工資、朝不保晚的清潔工人。他們每日推著載滿垃圾的木頭車,在摩天大廈的夾縫收集垃圾,還要以血肉之軀跟汽車爭路,只為把垃圾送到垃圾站。
記者:陳麗賢攝影:邱仲權剪接:魏利民

阿靚今年58歲,在中環任職清潔工人已十多年。她每天身犯險,推著垃圾車在中上環馬路奔走,還要橫過干諾道中四條行車線,才抵達民吉街垃圾收集站。去年2月19日,有行家在同一條路線被客貨車撞死,阿靚依然繼續搏命:「危險都要做㗎啦,而家唔驚啦,死就死㗎啦。」

阿靚說,推垃圾車出馬路,只因無路可走。「如果有垃圾你推去行人路,你撞到人,大劑喇。」在這繁忙鬧市,到處都是光鮮的上班族,垃圾車偶爾撞到途人,隨時捱罵。她初出茅廬便曾被這樣狠罵:「試過幾次啦。『XX你老母』咁樣囉。」自此她學會委曲求全,寧可與私家車爭馬路,都不願被辱。

木頭車的垃圾往往堆到高過人頭,還要在車群中左穿右插,危險之極。阿靚說:「有時佢喺後面睇唔到你,前面嗰部車又要避你,睇唔到你咪要急煞停囉,『嗶!』一聲,個心都跳出嚟。」每日工作足足十二小時,秒秒鐘膽顫心驚,待遇卻不過如此:「我總共做20單,都唔夠9千蚊。」原來她是自僱人士,每日為不同商戶清垃圾數次,以月薪出糧。為了多勞多得,只能多接幾戶,自己安排時間和路線。有清潔工人甚至省下午飯時間來運垃圾。

阿靚會兼收「乾」、「濕」貨——前者主要來自寫字樓,垃圾較乾爽;後者主要來自食肆:「好重喎,啲餿水嚟㗎喎,起碼有50斤一包。」此外,她又替「一樓一」倒垃圾,那怕裡頭有用過的安全套之類,即使戴夠3對手套,身心都一樣難受。見記者走近垃圾筒,她立即大聲勸止:「唔好掂到啊,有愛滋㗎!」

不但薪金十年都沒有增加,阿靚日曬雨淋偶爾生病,還是得上班:「個人一唔精神,嗅到垃圾就好大味。有時就嘔啊,肚痛啊,都要去車垃圾啊。」她唏噓地說,如此艱難的工作都要照做,因為沒有甚麼可再失去。「介意都冇辦法啦,老公爛賭囉。佢又爛賭又嫖,為咗家庭,你話係咪吖,要養細路。個仔佢有話:『辛苦啊,唔好做啦。』我話:『唔做?你養我啊』」

【奪命垃圾站專題報導】:

中環清潔工被迫出馬路食環署:叫佢著反光衣
http://bit.ly/2t2uB3v

關心你飯碗 貼近你生活 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香港 台灣 用戶登入 新登記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訂閱版: 壹週刊|    飲食男女|    Ketchup
© 2017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