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蘋果基金 Next Digital
香港  台灣 
2017年08月01日

【受虐男剖白】
遭妻毒打禁錮 六旬翁爬窗逃生

122,994

「已經不怕醜跟人說『男人老狗俾老婆打。』」面對家暴,女打男的暴力絕不能輕視,向晴軒社工說:「受害人身體受的傷,已到了極端情況,忍受太太這麼多年,持續負面循環。」受虐八年,一直遭妻子毒打禁錮,黃仔(化名)分享他走出暴力陰霾的心路歷程。
記者:蘇汝卿 攝影:邱仲權 剪接:魏利民 動畫:蘋果CG組

中港婚姻 老夫少妻

「她就算怎麼打,我到這刻也沒有恨她。是生命受到威脅,才不得不行出這一步。」黃仔(化名)2008年和一名內地女人結婚,大家相差廿年,當時亦知她曾患抑鬱症:「她挺漂亮,眼大大,皮膚白。那時想能一輩子就最好,不能一輩子,也起碼開心過。所以她怎麼打我,我也不還手。」太太來港第二年已動手,而黃仔更認為自己「抵打」:「初初只是摑你兩巴。」一開始太太「出師有名」,指控他兩大罪名:一是黃仔家人對她冷淡,二是太太找人跟縱,發現黃仔嫖妓,黃仔心中有愧:「心裏好像對不起她,你打我,便由得她打。」

武力升級 要見血才收手

2011年,黃仔收心養性,怎料老婆武力繼續升級,更是沒情由動手:「她說一看到我便眼火爆,想打我。我放工就自動躲在房間避開她。」衣架、柺杖、啤酒樽,隨手拎來就打,黃仔曾試過小腿被打腫,第二天甚至無法下床上班,後來發現骨裂。最激烈一次是太太用木履扑頭,見血才肯收手:「她直接打穿我的頭,血流滿臉,很狠,已經沒有夫妻情份。」

生命受威脅 爬窗求救

2014年,太太獲單程證不久,便提出離婚。黃仔覺得她一個人在香港舉目無親,仍經常找她。直到今年年頭,黃仔被禁錮三個星期。「鎖匙、電話沒收,出街是她帶著你,鍾意就踢一下,當你是狗一樣。」一晚前妻鬧得興起,聲稱致電黑幫親戚來港教訓黃仔,更揚言「睇你點死!」黃仔才第一次覺得生命受威脅,於是爬窗到隔壁單位求救,向鄰居大叫:「我現在被老婆追著打,不能回去,你可不可以幫我報警?」第二天被轉介到向晴軒暫住院舍,黃仔第一次接受專業輔導,亦是第一次公開八年來的經歷。
「在一個安全、安靜,且有社工支援的氛圍下,較能接觸自己內心。」明愛向晴軒團隊主任董欣炯說。事發後黃仔提到前妻仍十分不捨:「我的心很痛,覺得她可憐。」而社工慢慢開導,以及看到類似經歷的男士,也願意分享自己心路歷程,「咦,男人也可以有這一面,幫助他減低羞恥感。」董欣炯指向晴軒近年接收愈來愈多家暴受虐男個案,傷害亦愈見嚴重,因為女打男多數用上武器,而男士平均受虐五、六年才求助,令暴力加劇,他們要承認自己亦有責任。
「將這件事大致抽離。」現在黃仔明白,最重要是保住自己性命,決心不再跟前妻接觸,還回來跟其他受虐男士分享,他笑言:「不會再讓她打那麼笨,早就應該找社工,看看怎麼調解。」

向晴熱線:18288

而面對不流血的精神虐待,男士更難察覺,亦更難處理,請留意下一集動新聞。

關心你飯碗 貼近你生活 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香港 台灣 用戶登入 新登記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訂閱版: 壹週刊|    飲食男女|    Ketchup
© 2017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