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蘋果基金 Next Digital
香港  台灣 
2017年08月02日

【受虐男剖白】
控制狂惡妻 言語虐待三十年

19,776

「話你係垃圾、冇用。她長期咁講,你就覺得自己係。」家暴除了肢體暴力,第二位就是精神虐待,社工指受害者未必意識自己受虐,而造成的傷害亦常被忽視。長期女強男弱,阿鴻(化名)十年前求助,被發現有抑鬱症狀,今年已是第三次住向晴軒,而每次都是因為跟他結婚三十年的太太。
記者:蘇汝卿 攝影:邱仲權 黃文邦 剪接:魏利民 動畫:蘋果CG組

女強男弱 為爭家產騷擾家人

「我性格是膽小怕事,她是較強勢,要絕對掌控。」婚後阿鴻每月薪水,每天時間都被太太掌控。在家中、街外阿鴻事無大小都被駡,太太有時還動手,阿鴻自問甚麼都遷就太太,而他自己亦不覺有問題。
直至十年前,太太為了爭家產,開始24小時轟炸阿鴻,後來更直接騷擾阿鴻媽媽:「不停打電話,說『我會殺了你!』諸如此類,我管不了她。」阿鴻心底覺得母親的資產是屬於她自己,子女不應給老人家壓力:「家人被她這樣欺負,我夾在中間,很難做。」後來太太見阿鴻沒有積極爭取,竟打給阿鴻同事,又直闖公司,數落阿鴻沒有用,令阿鴻精神極大困擾:「你不聽話,她便用任何方法折磨你。」
自此阿鴻開始封閉自己,不跟任何人交往,偶而到墳場散心。某天深夜,太太又致電阿鴻母親,阿鴻阻止,太太氣得出手打他,雙方打起來,阿鴻頓覺壓力爆煲,不顧面子大叫救命。保安報警,阿鴻第二天轉介到家庭危機支援中心--明愛向晴軒。

走出抑鬱 嘗試爭取自由

「他一看到太太打來,聽到她的聲音,整個人都顫抖。」明愛向晴軒團隊主任董欣炯第一次見阿鴻,發現他有抑鬱症狀:「他很自卑,覺得人生沒甚麼希望,在那個環境很無助。」阿鴻坦言頭兩次求助,覺得沒有人可幫助他,一直想回家。
今年,阿鴻又因為衝突第三次來到向晴軒,社工輔導以及其他受虐男分享,阿鴻心理開始有改變:「這次來我覺得很開心,總比你困在家中好,沒有出路。」走出來求助,阿鴻亦希望讓兩個女兒看到少少希望:「子女也被太太逼得很辛苦。」而社工董欣炯指他這種一直忍受太太、不斷逃避的處理方式,也給子女帶來不好示範。至於下一步,阿鴻自認逃避中:「她說離婚,我會答應,總之我不會主動提出。」
十年輔導,阿鴻似乎仍留在暴力環境中,而社工坦言輔導受虐男士需要更大耐性:「他們有很多留戀,你愈逼他,他愈抗拒,我們要貼近他的步伐。其實阿鴻亦有成功的地方。」現在阿鴻開始向太太爭取一星期有半天的自由時間:「對著太太討價還價,他還是會很緊張,很怕,但我看到他的勇氣愈來愈多。」阿鴻亦發現求助有正面力量:「有甚麼事,有人支持你,她便有些怕。」
服務十五年,向晴軒高級督導主任王翠珊留意到近年男士求助意識提高:「他希望以後關係如何,有何選擇。他也會覺得找人幫忙,不是一件甚麼事。」
向晴熱線:18288

關心你飯碗 貼近你生活 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香港 台灣 用戶登入 新登記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訂閱版: 壹週刊|    飲食男女|    Ketchup
© 2017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