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蘋果基金 Next Digital
香港  台灣 
2017年08月21日

愛是不願放手
天文學家星空下 悼念自殺女兒

137,632

大眾眼中,近年青少年輕生可能是一則新聞,但留下的摯愛卻要用一生拾起破碎:「事隔六年,說真的眼淚都流乾了。我的人生是打碎了,悲痛和不捨會直到我死的那天。」經歷喪女之痛,天文學家李偉才剖白六年來的心路歷程。
記者:蘇汝卿 攝影:李錦鏵 剪接:魏利民

「就是緣盡緣散,那是一生人最痛苦的當刻。」2011年8月15日,年僅十九歲的天蔚留下六字遺書:對不起,我走了,在家中跳樓自殺,當時媒體歸咎大學壓力和迎新營,但對熱愛科學和講求理性的李博士來說,真正的原因或是他一生也無法解開的謎團:「整件事是八個字:既無因由,亦無徵兆。我最後的結論是大腦急病,心臟有隱性心臟病,為何精神病沒有隱性精神病?」

追星族變父奴

找到可能的死因只是第一步,之後步入療傷的深淵:「你把那種哀傷封存,不肯放手。」有朋友勸解,李博士甚至賭氣說:「我為何要復原?放手,是不是表示你對她的愛減損。」事後幾個月,李博士開始寫信「字療」:「每一封信開頭都是『天蔚:』,下款『父字』,好像她還在,維繫著一種關係,懷緬十九年來一家三口的快樂回憶。」1992年獨生女出生,提到與愛女的回憶,這位廿四孝爸爸滔滔不絕,展示當年因長期抱寶寶致右手腕痛的「爸爸手」,笑著說起每天日暮西山,負責接女兒放學,牽著她小手的情景:「老婆笑我是父奴,根本呀女就是掌上明珠。如果有一把長梯,她叫我摘天上的月亮,我也會做。」

苦戀天文的倆傻人

「她喜歡天文、金庸武俠小說,喜歡的歌也很『老餅』,好似《問我》、《笑看風雲》。」兩父女有很多地方相似,常常徹夜觀星都不以為苦:「夏天多蚊又熱,冬天冷風呼呼,但阿女很捱得,很多時候是我叫走,她才願走。」兩個追星族到不同國家觀星:「我說著神話故事和天文知識,她很用心聽。最後一次是她臨走的幾個月,我們一直站著,不能坐,拿著很小的電筒,時而看星圖,兩個傻人就這樣站在曠野,看了一個半小時。」

只有一個選擇:好好活下去

「其實星星距離我們很遠,它要很多年才來到我們的眼睛。」地球上看到的星空,如一部巨大的時光機,而留下的觀星人選擇永遠被困:「現在每次看星座,也想起女兒,如果女兒也在就好了。那十九年,daddy的額頭都刻著幸福。」六年來,李博士加倍努力,教學、寫文章、主持網台節目,宣揚科學和人文關懷:「決定活下去,便只有一個選擇,就是好好活下去。」

提醒父母:抓緊一瞬即逝的幸福時光

面對青少年隱藏的精神困擾,李博士承認父母有時很無力:「回到我們能夠改變的,就是減低考試壓力,不要當怪獸家長,為何父母要弄得自己那麼辛苦?為何不好好享受這些一逝即過的幸福時光?」

「杜甫那詩句: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李博士以天文比喻這種世界最遙遠的距離:夏天最光亮的是天蠍座的商宿;而冬天最光的是獵戶座的參宿。「這兩顆星永不同時在天空出現,其實不是安慰,是感觸。」

關心你飯碗 貼近你生活 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香港 台灣 用戶登入 新登記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訂閱版: 壹週刊|    飲食男女|    Ketchup
© 2017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