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蘋果基金 Next Digital
香港  台灣 
2017年09月10日

【過來人】17歲學生拍片剖白:
我知自殺嘅人有咩感受

16,337

「你要跳樓嗎?跳吧,無人會可憐你。」、「這樣就少了個競爭對手?。」惡毒對白配以血腥、瘋狂的情節,《考試‧社會》是中學生姚景曦的電影作品。2015/16學年,香港發生逾33宗學童自殺案,當時中四的阿曦差點亦是其中一位?。「我以前都以為自己很樂觀、很開心。我?想過我會患上精神病。」入讀名校、老師催谷加上自身對成績的執著,他14歲始病情加劇,更多次萌生跳樓念頭。徘徊自殺邊緣,他希望以自身經歷喚起身邊人對學童自殺的關注,亦讓有情緒障礙的學童知道他們是「被明白的」。
記者:馮樂婷 攝影:陳海威 剪接:魏利民

「電影改編自我寫的小說,小學五年級時,因為考試壓力,所以寫了本很血腥、可以宣洩自己情緒的小說。」17歲的姚景曦帶點害羞地說。他自小知道要取高分、入Band1,小學時考試沒有九十分就會哭。一邊埋頭苦讀,一邊又搞不懂考試的意義,三四萬字的小說滿載他對考試制度和人生意義的質問。「通常大人都會叮囑你小心身體,下一句是甚麼?『因為要考試。』那我就很好奇,可能考試比生命還重要。」
終於成功入讀Band1名校,卻又面臨老師不斷催谷要入大學,本身有強迫症和妥瑞症的阿曦甫升上高中,病情立刻加劇。「身體會不停抽搐、發出怪聲好似咳和大叫,要啪到手指痛才能專注。」思想亦跌入自貶的漩渦,「可能朋友一個小舉動,我就覺得他不喜歡我。上課時,會突然在簿上不停寫『點解你咁冇用』。」阿曦更多次萌生自殘和輕生念頭?,「甚至會幻想喪禮有甚麼人會來。」

《考試‧社會》是現實的寫照

《考試‧社會》講述一個以考試決定生存意義的世界,亦是阿曦心中的香港寫照。影片中,人分為三個階層:「廢物層」是成績最差的人,會被殺死以解決人口過多問題;「低等層」是成績中等,只可以從事勞動業的人;「高等層」則是成績最好,但要接受洗腦,淪為賺錢工具。面對如此制度,有同學因選擇輕生,而遭眾人訕笑唾罵。
「為甚麼你會自殺,你有否想過你的家人?」、「因為你懦弱才會看不開,現時的年輕人真無用!」一句句電影對白,都是阿曦親耳聽聞。成年人以為年青人不懂事,想罵醒他們,反而認同了他們心中的負面情緒。「在他們(年青人)心中一直在用更刻薄、更加尖酸的詞語來罵自己。你以為自己在罵醒他,其實只是在鼓勵這些(自殺、自虐)行為。」阿曦語帶無奈。

正能量不能遮蓋情緒病 反令人更痛苦

「很多時學校或是社會風氣認為,用正能量遮蓋情緒病就無事,反而令人更辛苦。」讓阿曦重新振作甚至接受治療,全靠一份「同理心」。「認識到一些同樣有情緒問題的朋友。身邊有人明白自己,便覺得不是獨自面對。」他亦很感恩家人不會催谷學業成績,又鼓勵他看醫生。走過低谷,阿曦希望藉著影片讓更多人反思學童自殺的成因,亦讓同學知道他們並不孤獨。最近,阿曦更憑著影片於電影業內人合辦的「坎坷影展」中獲得「最勇氣可嘉獎」,影片在9月5日登上戲院銀幕。作為應屆文憑試考生,阿曦自言看開了:「讀書的最終目標不是考試,而是達成你的目標。」他希望將來能入讀電影相關課程,追尋他的夢想。

《考試‧社會》trailer: https://youtu.be/QR4tkQybPGI

場地提供:小時光

關心你飯碗 貼近你生活 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香港 台灣 用戶登入 新登記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訂閱版: 壹週刊|    飲食男女|    Ketchup
© 2017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