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蘋果基金 Next Digital
香港  台灣 

【星期日文章 李碧華】遠離「三種人」,否則死很慘!

12847
建立時間 (HKT): 0319 05:00

無意中看到一個歷史故事。春秋五霸中,齊桓公是第一霸主,最初雄才偉略,選賢任能,作為國家領導人,在管仲、鮑叔牙等人輔佐下,尊王攘夷,九合諸侯,氣勢日盛……

但他死得很慘!

追查一下,不只慘,還賤。

明明有管鮑相助,何以下場如此不堪?

先說管仲,他是春秋時代著名的政治家、軍事家、智者。這位名相少年時與鮑叔牙交好,彼此了解,互相扶持。管仲仕途不順,三次做官三次被國君驅逐,三次打仗三次逃跑,還被囚禁受屈辱,鮑叔牙不認為他不肖、膽小、無恥,反而向齊桓公推薦請管仲為相。

管仲與鮑叔牙情誼深厚,他曾說過:「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鮑子也。」——世以「管鮑之交」以喻知己。

齊桓公有得力之臣在朝,他漸漸就風花雪月風流快活去了。天下的土豪昏君都是這樣任性的。齊桓公放縱得毫不隱晦,他對管仲道:「寡人不幸而好田,又好色,對霸權有妨害嗎?」一國之君愛好打獵荒於政事,還「寡人好色」(成語出處),有近十個正夫人,無數寵姬愛妾,生下一堆兒子,都是庸才。這昏君還有個癖好,大人大姐,喜歡穿紫色衣服,大家明白一個男人紫裡紫氣是多麼的「姣」,但領導人愛穿,整個齊國都城的人也就迎其喜好都穿紫衣,弄得那個時期,五匹沒染色的布都換不到一匹紫布。作為大佬,齊桓公還表示憂慮,對頭馬管仲說:「寡人好紫,但紫色布料很貴,一國百姓也好紫,此風不散,我也很無奈!」管仲道:你想制止這種情況,為何不試一下不穿紫衣呢?你對身邊侍從說,非常厭惡紫色衣物不就行了?若有大臣穿了紫衣來晉見,皇上對他說,稍微退後點,別黏太近,我厭惡紫衣的氣味,大臣便唯命是從了……果然,當天開始,再沒有侍衞近臣穿紫衣;翌日,國都中也沒人穿紫衣;到第三天,齊國境內,一個穿紫衣的人也沒有了。

臣民如螞蟻群,對偶像、霸權、國君,揣摩聖意,投其所好,媚主求存。「上有好者,下必甚焉。」但「上梁不正下梁歪」,別說春秋戰國,今時今日的香港人,對這趨勢十分明白。道理顯淺,江湖打滾得天下的國君怎會想不到?故裝憂慮凸顯威望,也對臣民盲目崇拜支持沾沾自喜吧,可見享受這種樂趣,飄飄欲仙。

齊桓公日漸墮落(掌權貪腐縱慾者常態),稱霸多年,而管仲卻生了重病。

刀鋒再利,有生銹的一天;人再賢能,也敵不過死神。眼看不治,齊桓公忙去看望他,急問:「大臣中有誰可繼承你的位置呢?」——可見還是為自己着想。

公元645年,管仲走到生命中最後一步,臨終之際,力諫齊桓公要遠離「三種人」,哪怕他們表現得精忠不二。

齊桓公不怎麼聽從,結果死得很慘,慘到滿朝文武百官,無不悲傷痛哭。

我便很好奇,究竟是哪「三種人」如此厲害?原來齊桓公寵信的,是這三位仁兄:——

(一)易牙

他原是主管齊王「割烹之事」的小官,為人諂媚取寵,做得一手好菜,苦無晉升機會。一日,偶聽得齊桓公為了炫耀口福,「憔蒸嬰兒之未償」而已。急於出人頭地的易牙,把自己3歲兒子殺掉,做了一盤精美的蒸肉呈獻,味道鮮嫩極了,讚不絕口。後來得知易牙烹子獻肉之忠,深受感動。

(二)豎刁

他為了事事投齊王所好,不惜自行閹割,當了太監,好日夜親近侍奉。齊桓公覺得他犧牲很大,甚至眼中只有領導人,不要後代不理香燈,太偉大了。

(三)開方

他本是衞國長公子,作為人質到齊國求和。見齊國強盛,竟不思父母,不盡孝道,不回故里,誓留在齊桓公身邊,效犬馬之勞。

齊王認為這三種人,都對自己很好,言聽計從,無後顧之憂,要他行就行,走就走,來就來,去就去,上就上,落就落,識時務知進退,又揣摩有道明其好惡,是難得的忠臣,怎可遠離?

管仲勸諫,人的真情真性,是愛惜子女,愛惜自身,愛惜父母。他們對兒子殘忍,全無關愛之心,只為媚主可以捨棄骨肉。又閹割肢體,自施宮刑,為求目的不擇手段。還有,置父母於不顧,無天倫之樂,也沒履行盡孝奉養天職。以上皆不合人情,只有畜生為之。

總言之,這三種人,是「無情」之人,刻薄寡恩,把名利權位金錢放在第一位。為了向上爬,巧言令色,吮癰舐痔,討上歡心,以權謀私。這三種人,不分古今中外,每個朝代都有(這五年來香港特別多)。

管仲死後,齊桓公任命鮑叔牙為相。但最後仍把逐走的「三貴」召回重用。鮑叔牙一氣之下,憤恨而死,齊王再無賢能,只有小人圍繞君側。

易牙、豎刁、開方聯成一氣,專橫用事,自把自為,總之小人有風駛盡𢃇,有權弄到盡,放暗箭,施毒計、抹黑誣衊……

結果國勢日衰,社會撕裂,人心背向。

不久,齊桓公染上重病,且病入膏肓,藥石難治。兒子們為奪位拉幫結派,小人們是利益團夥,當然另有盤算。

齊王被高牆所圍鎖禁深宮,活活餓死。

死後71天未得殯葬,以至腐爛生蛆,臭氣熏天,春秋首霸,落得如此下場。他咽最後一口氣時大聲痛呼:「嗚呼!我有何面目見仲父(管仲)於地下?」音落氣絕。

這是他受什麼愛國愛君精忠報效者的媚惑,對霸權最大的妨害,是不知賢,用人唯親、唯庸,用人不當。沒想到為了高位而「無情」之佞臣,是多麼不可靠,太晚了,也太笨了。或者說,太瞎了。

活該!

插圖:BERNARD CHAU

更多 壹週Plus 文章

關心你飯碗 貼近你生活 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香港 台灣 用戶登入 新登記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訂閱版: 壹週刊|    飲食男女|    Ketchup
© 2017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