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蘋果基金 Next Digital
香港  台灣 
2017年07月02日

【即時文摘】重讀《劉曉波劉霞詩選》(林夕)

2,556
建立時間 (HKT): 0702 00:02
資料圖片

昨日第二十次七一回歸,重讀二千年出版的《劉曉波劉霞詩選》,這兩件事並沒有必然關連,不是應節,只是巧合。看過劉霞哭崩的畫面,再重新翻揭這詩集,是人之常情。此書出版社登記地址在香港,但在哪裏買的,也真的忘了,不在台灣就是在香港,即使記得在那間樓上書店買,也不方便再寫出來吧,是不是呢?
其中一首叫《風──給曉波》的詩才真應節:
「你命中注定和風一樣
飄飄蕩蕩
在雲中遊戲
我曾幻想與你為伴
可應該有怎樣的家園
才能容納你
牆壁會令你窒息
你只能是風,而風
從不告訴我
何時何時來又何時去
風來我睜不開眼睛
風去塵埃遍地」
此詩寫於1992年,劉曉波應該剛坐完六四的牢沒多久,但不需要預感,性格人格決定命運,精神如風自由,肉身則注定在牢獄中來來去去進進出出。雖然身為人妻的不知道「何時來何時去」,來了會再去是必然的。「風來我睜不開眼睛」,看一時慈悲的命運光臨,「風去塵埃遍地」,沙塵滾滾,看不見明天會不會更壞。不用看,劉霞在尚能接受訪問時,說過等待老公來來去去的心情,大意是:就好比頭頂常常懸着一雙鞋子,第一隻砰然墮地,第二隻呢?
這次回來了,幾時又要走呢?或遲或早吧,有時候寧可痛快點,也勝過糾結煎熬。如此牢獄生涯,第一隻鞋子落地,代表人回來了抑或又被抓回去,已不再重要,但求有塵埃落定的一天而已。此時此刻,第二隻確實重重的墮地,也應該不會再受忐忑的煎熬,面對另一種煉獄。鞋子本是成雙成對,有此即有彼,由此而生彼,只是那因果,劉氏夫婦做了什麼,會穿上這雙鞋子?
回歸二十年,不同機構做了許多調查對比今昔,樓價有數據說話,而言論自由如風摸不着,評分不能作準,但風聲會聞得到。今日,還有本地出版社敢出版這本詩集嗎?懸在我們頭上也有一雙鞋子,第一隻已經掉下來了,擲地有聲,唯一選擇,就是你想不想聽見。

關心你飯碗 貼近你生活 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香港 台灣 用戶登入 新登記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訂閱版: 飲食男女|    Ketchup
© 2017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