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蘋果基金 Next Digital
香港  台灣 
2015年07月19日

肥不代表不健康

17,422
(互聯網圖片)

肥人暴飲暴食,不顧健康,差點沒命,執番條命仔後,醫生勸告如果不認真減磅,下次未必咁好彩。肥人望望5歲兒子,決心減磅,開始跑步。越跑越愛上跑步的感覺,幾個月後體重應聲下跌,人精神起來,醫生也收貨。這童話式跑步故事發展下去,是肥人減去50磅,變成Fit人,扚起心肝參加馬拉松,到達終點和家人擁作一團,全部哭成淚人。最近看到一個類似的真人真事,故事前半部相同,後半部卻不跟足童話劇本,但同樣精彩。
主角是美國黑人女性韋拉奧(Mirna Valerio)(圖),39歲,5呎7吋高,已婚,有一個10歲兒子,任職音樂教師。2008年韋拉奧心口劇痛入院,醫生指不減磅的話,隨時有生命危險,她當時體重逾300磅。韋拉奧開始跑步,注意起居飲食,體重下降至250磅。韋拉奧身心感到健康,又真心愛上跑步,身體好轉後也沒停下腳步,變成為興趣而跑,但她發現體重不再下降,體重停留在250磅。
韋拉奧嘗試其他方法,例如地獄式節食,但效果不明顯,而且覺得生活不開心。慢慢地,她接受自己是一個250磅的跑步者。這故事有趣之處,在於「250磅」和「跑步者」的配搭。做一個250磅長跑手,是需要學習,首先,學習接受其他人的奇異眼光。見到韋拉奧在跑,途人或其他跑手的表情是,「她一定很辛苦,點解咁辛苦仲要跑?」,或多想一步,「點解跑咁多仲咁肥?」有些人心裏可能猜測,這個「肥婆」表面健康,不過夜晚一定偷偷地食一大桶雪糕。
韋拉奧已習慣了這些眼光,她真的喜歡跑步,越長途越鍾意,她不止參加馬拉松,更參加超級馬拉松。韋拉奧的馬拉松PB是6小時13分,她說她從未試過包尾。賽事主辦者都歡迎韋拉奧,因為所有人都知道跑步不應該是一小撮精英運動員的專利,歡迎不同背景人士參與。韋拉奧為人樂天,對自己的身形感驕傲,覺得肥人也可以開懷跑步,她把樂觀帶到每一條跑道。
肥,是否代表不健康?答案是不一定。醫生當然不會告訴病人,體重跟健康沒關係,因為過重通常是其他疾病的先兆。但判斷一個人是否健康,最重要因素卻是運動量,而不是體重。例如韋拉奧,計BMI,她過重,但單一個指標不代表她不健康,因為衡量健康是整體概念。專家認為韋拉奧可為其他過重人士樹立榜樣,體重不影響人的開心和健康程度。專家指,體重有可能跟遺傳因子有關,後天怎減可能也有極限,與其太在意體重,不如把焦點放在整體健康上。
韋拉奧有一個blog叫Fat Girl Running,她希望鼓勵所有過重人士開懷做自己想做的事,包括跑步。

蔡東豪財經版昔日文章:http://hk.apple.nextmedia.com/apple/index/15537406

蔡東豪
網頁:
http://trailwalkerasphilosophy.blogspot.com

追實城中突發大小事,即 like 蘋果【現場】FB!
返回最頂
香港 台灣 用戶登入 新登記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訂閱版: 壹週刊|    飲食男女|    Ketchup
© 2017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