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蘋果基金 Next Digital
香港  台灣 
2017年08月13日

寫給Jamie Oliver

16,568

奧利佛先生:
你好。我不是你的忠實粉絲,卻有追看你的節目。看你烹調的寫意隨心,我雖無緣做座上客,卻如同已吃到佳餚般愉悅。兩年前我在倫敦,慕名到過你在Notting Hill的廚藝餐廳,見到不少人跟你的助手學廚——只見他們加鹽加醋份量精準,完全不像你在節目隨手就可落醬下油,卻仍然在嚴肅氣氛下學得開懷;畢竟那是大快朵頤秘技,一定使人快慰。
抱歉上周讀到你在Sunday Times的訪問,短短篇章,就看出你極之不滿素食者到你的餐廳「搞事」。你的激動可以理解,試問有哪個餐廳東主,會想有如你口中「打扮怪異」和「邋遢」的人,到食店惡搞,只為叫大家知道肉食可怕,更即時給在進食肉醬意粉的孩子,看屠宰影片而隨時留下童年陰影!
然而,你似乎心腸不壞,說自己在推廣所謂「良心肉食(Welfare Meat)」,包括「人道屠宰」或「快樂牛奶」等「善食」——總之奉勸素食者,就是吃肉吃素,沒有非黑即白,卻可中間協調,取其良心,食肉無罪。
我不是素食者,但已避免吃肉,因為我知道,肉食生產,良心自訂,界線隨意——跟你在烹調過程落醬下油的隨心不相伯仲。素食者拒絕肉食,原因繁雜,有個人健康、宗教信仰、環保節約、動物保護……然說到關乎動物,那真難以一句「沒有非黑即白」,就可解決動物受苦的現實。
比如說,你所言的「人道屠宰」,即如將動物一刀奪命抑或先昏後殺,所謂「減低動物被殺痛感」,是如何保證動物痛楚及驚恐跡近於零?又或者,你所言的「快樂牛奶」,又如何證明,乳牛被人工取奶而非為哺乳,卻會出奇快樂?抑或那只是不少牛奶廣告,尤其用動畫把牛繪出笑臉的,所呈現虛假快感,與牛無尤?
其實稍為關注動物權益的朋友,都會想到以上問題,而對你所講的「良心肉食」嗤之以鼻,更何況是走在前線,以捍衛動物不作肉食的社會行動?畢竟說到肉食,何謂「良心」,根本就只有非黑即白——吃,抑或不吃!因為要吃,就要殺;要殺,就難以良心闡釋——無論多殺少殺,抑或大痛小痛。
不過我還是諒解你,因為人類飲食文化,本就是不分黑白,或難分黑白的進程與想像,尤其歐美世界文獻討論,不少作者起首就會提問:「為何牛可吃,狗不可吃?」那是老生常談,卻是不解懸案,教今日無論社科文學或政治哲學,都如同面對悖論;然正是這難解矛盾,更可見原來肉食,真無黑無白,只是人為規範——牛狗同類,智性本近,可就是高低有別;印度人是愛牛吃狗,美國人卻愛狗吃牛,黑白之說,跡近模糊。
我不是為你開脫,卻只想說,你既成廚藝名人,雖不必然推廣素食,卻要善於為「良心」說法謹慎遣詞;因為,美食當然可口,卻反映食物倫理。動物作為食物,延續人命,畢竟偉大,那我們又何必要為食肉說法加鹽加醋,掩飾那其實並非「良心」的口福之欲?
一個正在學習善食的普通人上

陳嘉銘

關心你飯碗 貼近你生活 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香港 台灣 用戶登入 新登記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訂閱版: 壹週刊|    飲食男女|    Ketchup
© 2017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