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蘋果基金 Next Digital
香港  台灣 
2012年11月25日

綠是彩色:奇妙苦力

9,691
■Kelvin說現在生活甚麼都不缺,不用掙錢討生活。

二十一歲的Kelvin,每一天都當苦力。
搬家傢俬雜物帶不走,他上來「清場」,連醬油、衣架、鋼絲擦都盡量拿走。他非但不是拿去賣,還自掏腰包租了一個工廠單位放好,然後讓人們免費來取。
「善用資源,不用送去堆填區啊!」他理所當然地說。
可是這樣怎可能撐下去?別人不要的東西,有人會要嗎?地方遲早會塞滿!而且人們不用付出任何代價便可拿走,不會變得貪心?若有人拿去賣錢,不更吃虧?……幾乎每一天,Kelvin都會被問這大堆問題,他的回答非常簡單:「關鍵是信任,人們認為壞人比好人多,這種好事一定無法實行,可是我相信好人更多,壞人可能只是5%,不會壞事。」
三年前的Kelvin和一般學生沒分別,因為參加「反高鐵」示威,眼界大開:「原來香港這樣大鑊!政府唔講道理、傳媒又偏頗!這都是我以前沒想過,顛覆了我所有的想法。」「佔領中環」行動,他第一日便參加,義無反顧在滙豐銀行地下的廣場住下來,一住大半年,他說自己是住得最久的人。
那時他還在念營養學的高等文憑,早上上學,晚上在廣場做功課,並且不斷和四方八面的人討論各種社會議論。
理想大得嚇人:「我想改變社會!」
生活卻卑微磨人:睡在街上,車聲嘈雜,東西又不時被偷。「掃一次地,要六小時!」Kelvin在佔領中環行動還沒完結,已經和朋友一起夾租一個3,000呎的工廈倉,成立無莊青年公社Nobanker Youth Commune,希望實踐爭取公義的生活,有地方和人手「做出一些平常做不到的大計劃」──可是八人說合租,真的實行只剩三人。
地方有多,剛好看到臉書群組Oh Yes It's Free徵求地方,就免費借出來。
Oh Yes It's Free專門讓人們把不要的送出來,九月開始有公社這空間,交收物件除了約見、郵寄,便多了一個地方寄存,越來越多人把家裏不要的,統統拿上公社。更厲害是一時來不及交收的大型家具,終於有地方暫放,甚至連垃圾站裏棄置的,都被搶救過來!
Kelvin天天整理,把紙盒剪成貨架,把雜物分門別類:首飾、餐具、嬰兒用品……四處收回來的傢俬,堆放起臨時的生活空間。他在佔領中環時,曾經因為時薪高兼職當搬運工人,有次跟車去堆填區,心痛地看到好多傢俬淪為垃圾:「我把傢俬雜物回收再送出,就是讓大家知道平時多浪費!有用就拿,無用便放,慢慢大家會反省生活的實際需要。」

Oh Yes It's Free的人數由暑假至今,很快便增加到8,000人!每天起碼20多人上公社,周末更可以超過百人,今早在垃圾站拾到的雙人沙發,下午便被領走。Kelvin忙來忙去,心裏很開心,天天在中環談如何改變社會,現在卻意外可以深入社區,認識大量沒有參加過社會運動,甚至對環保不認識的人們。
「有位先生最初很不屑太太參加Oh Yes It's Free,覺得是『貪小便宜』,可是後來連雪櫃都可以『貪』回來,驚訝之餘開始不時上公社。也有些高收入的家庭,購物前也特地先徵求,大家都減少用錢,很好!」Kelvin笑着說。
反對資本主義、反對消費主義,他希望提倡的是「禮物經濟」,大家更願意把資源送出來,收了禮物的為免欠人情債,也送出更多物件。「搬屋不收錢,就是我的禮物。」他說公社樓上的公司老闆,自從接收了一張床,就開始免費借出「唧車」,方便搬運。
但日搬夜搬,身體還是勞損了,那天Kelvin在公社一說腰痛,現場剛好有按摩師馬上替他治療,「手勢比那兩部過千元的按摩機好得多!」Kelvin說在Oh Yes It's Free提起,也隨即收到兩大紙袋的藥油,甚至有美容師免費替Kelvin清黑頭!Kelvin也很高興收到大量漫畫,成立「漫畫堂食服務」,讓上來公社的人看,公社堆放好多張沙發,人人都可放鬆窩着看書。
「好奇妙!」他越說越開心,枱頭那碗麪:麪條是志願機構有多餘,捐出來給公社;醬油麻油紫菜碎,全是人家搬屋不要的;午餐肉是上公社的人們送的。公社也接受打賞,便有現金去買雞蛋和青菜。
公社的租約,只是到明年三月,Kelvin卻不擔心未來,三年前參加社運,他根本想像不到有今天的「好生活」,若公社和群組都是社會有需要的,自然會活下去。「以前同學都當我儍,現在居然羡慕我可以實踐理想!」他接到電話,又再出去搶救傢俬。

作者:陳曉蕾(mailto:leilachan@hotmail.com)

關心你飯碗 貼近你生活 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香港 台灣 用戶登入 新登記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訂閱版: 飲食男女|    Ketchup
© 2017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