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蘋果基金 Next Digital
香港  台灣 
2017年09月16日

【旅遊籽】馬雅古城 消失了的文明?

10,644
藏在森林中的亞斯奇蘭,狀態非常原始。

【旅遊籽:浪迹遊蹤】
馬雅文明,最為人所熟悉大概是所謂的2012年末日預言。這個屬於新石器年代的古文明,在天文學和數學方面有着令人難以理解的豐富知識,他們創造了零的概念,也有精密的曆法,馬雅曆最後計算出的日子是2012年的12月,世界末日之說由此而起。記得我小時候讀着一本關於馬雅的故事書,寫着馬雅人一夜之間全部消失無蹤的傳說,還有外星人如何傳授知識給馬雅人,令他們一下子壯大,當然也少不了馬雅人是中國人的後代這個大膽假設,我把眼睛睜得大大,幻想着這個撲朔迷離的古文明究竟是怎樣的。長大後,我終於有機會親身去看一下這個文明究竟是消失了,還是存活下來。

馬雅,成為了不少人去中美洲的原因。因為它是個叢林文明,不同時期的城邦分佈在現今的墨西哥、危地馬拉、洪都拉斯、薩爾瓦多和貝里斯五個國家境內。數以百計的馬雅古城被考古發挖,但有更多深深埋在森林的深處,成為動物們的住所。在墨西哥和危地馬拉旅遊期間,我參觀過大大小小十多座馬雅古城,少不得最有名的奇琴伊察、蒂卡爾和帕倫克,但它們都因名氣而變得比較遊客化,有人更曾經戲謔奇琴伊察是馬雅迪士尼,米奇老鼠的頭說不定會從金字塔掉下來。這些古城的建築和考古發現當然是蔚為奇觀,但我更喜歡一些比較偏遠或名氣較小的馬雅古城,它們各有特色,絕對不遜於以上提及的三座。在這裏,我為大家介紹其中兩個。

亞斯奇蘭人迹罕至

在墨西哥和危地馬拉的邊境河岸,藏着一座被樹林重重包圍的古城──亞斯奇蘭(Yaxchilan)。這個古城無法以陸路到達,我必須開車到最近的碼頭,再轉乘小船。剛上岸,我看到的是無窮無盡的綠,連建築物的邊都看不到,我問:「這裏真有古城嗎?」
一說完,就有一隻巨大的鼠類動物快速在我面前走過,我大吃一驚,退後幾步,感覺進入了另一個世界。國家公園管理員立即迎上來說:「這是中美洲品種動物,這裏是牠們的家,請進。」我跟着他的腳步,進入叢林,慢慢看到一個被青苔鋪滿的馬雅古城。這裏只有我和管理員兩個人,看着古城的頹垣敗瓦融入於樹林中,我們彷彿是那些第一次發現古城的探險者,遊走在那些濕潤的石頭和樹木之間。管理員閒來無事,又見我獨自一人,開始簡單介紹亞斯奇蘭:「這座古城因為位置偏僻,人迹罕至,所以修復得慢,也比較保存到被發現時的原始面貌。它最有特色是建築物頂上的Roof Comb,是馬雅人用以裝飾神聖建築物頂部的風琴式雕刻,好像是馬雅帝王和祭師的頭飾一樣,也可以令建築物看起來再高一點,風能通過就不會被強風吹倒。」我看着Roof Comb出神,心底不禁讚美馬雅人的工藝,突然聽到有動物此起彼落的大叫,由遠至近,回音充斥整個樹林,感覺非常接近。我大驚,慌張地問:「是甚麼叫聲?有危險嗎?」管理員笑笑說:「牠們是森林裏的猴子,日落時分就會這樣大叫,別擔心。」啊!原來馬雅人就是這樣日復日和動物住在一起,既遠又近地共存。馬雅人都撤離了幾多個世紀了,猴子還是一直叫着。

森林中的大金字塔

我和墨西哥友人到達科巴(Cobá)的時候,他非常興奮地去租單車。踏着單車,在科巴放射狀的道路上,他轉頭對我說:「以我所知,這是唯一一個可以在裏面踏單車的馬雅古城。」科巴幅員極大,全盛時期至少有五萬居民,道路四通八達,最遠可以到達加勒比海。就是因為太大,所以容許遊客踏單車遊覽。這是一個非常不一樣的體驗,我們在森林裏的道路穿梭,看見馬雅建築物時就停下來參觀,到處亂騎是最大的樂趣。雖然尤卡坦半島很炎熱,但科巴是個完全被森林覆蓋的古城,所以在樹陰下騎車實在涼爽。我們亂走一番,突然見到一座巨大的金字塔在森林中露出頂部,我們以此為目標前進。到達金字塔前面,我們往上看,立即臣服於它的高度,恍似拔地而起,而且非常陡峭。這座高達四十二米的「大金字塔」Nohoch Mul聳立在森林中,有恐高症的我被友人半拉半推終於到達塔頂,往下一看才發現樹林就在我們腳底。從這裏看着科巴,我看不到任何馬雅建築物,整座古城都被隱藏,但我知道這下面曾經有至少幾百座神殿和房屋。塔上塔下,兩個世界。

聖湖求雨節

雖然馬雅古城因天氣、水源、入侵及各種其他原因變為空城,但馬雅文化並沒有隨之消失。到達危地馬拉之後,我發現這裏有四成人口擁有馬雅血統,所以很多馬雅文化在這裏存活下來。它不是只存在書本和傳說中的文明,是個每天還在發生的文化體。第一次在街上見到很多馬雅人,令我最驚訝的是馬雅小朋友的臉與中國人非常相似,難怪很多傳說都說商朝的中國人把文明帶到馬雅,但長大了的馬雅人卻沒有一絲東方人的影子,似乎東方人的部份只在小時候顯現出來。在危地馬拉,我不單止可以參觀不同的馬雅古城,更有不少了解馬雅文化的機會,當中最深刻的是聖湖的求雨節。
危地馬拉的希拉(Xela)附近有個馬雅人的聖湖。族人不能在湖中捕魚,不能游泳,不能觸碰湖水,聖湖神聖不可侵犯,對馬雅人意義重大,它叫Chicabal。我去聖湖時碰巧遇上求雨節,吉普車帶我到山腰後,我要徒步上山,森林中的霧氣很重,我穿過林中小徑,面前濃霧一片,能見度近乎零,我勉強往前走幾步,突然腳下一涼,竟然碰到湖水,原來我已經到達了聖湖。我立刻縮腳,周圍張望,發現穿着鮮艷的馬雅人在霧中若隱若現,我彷彿置身夢境。我走近看看他們的儀式,才看見沿着湖邊是一家一家的馬雅家庭,女的在湖中插花,男的就生火念經。霧氣開始散開,我看到有一班人生了個很大很大的火,他們圍着火堆逆時針走,不停把蠟燭扔向大火,然後停下來跪在地上向天禱告,我立即用相機紀錄。怎料突然間風雲變色,他們的求雨舞果然靈驗,求雨得雨,但不是一般的雨,是狂風暴雨,我惟有把相機收起來。他們無懼大雨,努力挽救被雨淋熄的火堆,一邊用布擋雨,一邊往火堆潑酒,大聲感謝神明所給予的雨水。後來雨實在下得太大,全場的人都濕透,火堆也被淋得死灰不能復燃。火堆小組惟有放棄,匆匆完成儀式離開聖湖。我跟着大隊逃走,臨走時回望了聖湖一下,終於看到這個火山湖的廬山真面目,也明白它為甚麼是個聖湖。只要你在薄霧中見它一眼,看着湖面因雨水拍打而形成的小渦,你必定被它迷倒。它彷彿有靈性溫柔地呼喚着你,令你的視線不能離開它,縱使我當時又濕又凍,但就是因震懾於它的美而呆呆站在那裏。我和馬雅人於暴雨之下大逃亡,上山走過的那條路已經變成一條小河,我們踏着泥漿和雨水下山,山路變得更加難走,他們看看我笑着說:「這次求雨真靈驗啊!」

Travel Memo

機票:香港經美國至墨西哥坎昆機場,經濟艙來回機票未連稅由18,530港元起
簽證:特區護照及BNO均免簽證
匯率:1港元約兌2.2墨西哥披索
往危地馬拉
機票:香港經美國至危地馬拉城,經濟艙來回機票未連稅由11,364港元起
簽證:持BNO毋須簽證,持特區護照需申請簽證,如持有有效美國簽證,可以以速遞方式向危地馬拉駐台北領使館申請簽證
匯率:1港元約兌0.9危地馬拉格查爾

採訪、攝影:波波(楊穎文)
編輯:謝慧珊

關心你飯碗 貼近你生活 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香港 台灣 用戶登入 新登記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訂閱版: 飲食男女|    Ketchup
© 2017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